香蕉色板app下载

Posted On By admin666

“那死要钱的也不应该是我,是星哥啊!”

琢磨了好一会,李子夏才算想起来,尽管那天是口头协议,让陈华胜往外掏出3%的电影分成来,但那也是郎文星谈下来的啊?

跟刘子夏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!

怎么就单给他起了个外号呢?

“嘿嘿,你不也是点头了的吗?”

郎文星嘿嘿笑着,活像只狐狸,“再说了,你的编剧能力已经在圈子里得到认可了,而且‘死要钱’这个名字,估计会跟你一辈子。”

“你们可真行!”刘子夏有些无语了。

郎文星翘着个二郎腿,说道:“行不行的,你都得认命!再说了,反正你欠他老陈一个人情,起了就起了吧。”

郎文星总算说了一句公道话。

当时刘子夏在港岛参加金像奖颁奖典礼的时候,遭到了霓虹国杀手集团的刺杀。

尽管他本人没什么事情,但是也给他提了个醒,出门在外的,还是安比较重要。

这件事情,最后还是陈华胜帮他调调查清楚,并且按照江湖规矩,解决了那两个出钱刺杀刘子夏买主。

青春少女圆点大红长裙养眼夺目照

不管怎么说,刘子夏始终都欠陈华胜一个人情。

“得,我特么惹不起他还不行!”

刘子夏有些郁闷了,他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伟哥,说说吧,你对电视剧都有什么样的要求?”

“什么要求?”贺伟摸了摸下巴,想了好一会才说道:

“我想要一个特别一点的剧情!比方说是写特种兵、特战队、维和部队……等类型的电视剧,反正就是能够和其他军区的影视剧,完分隔开来的,最好是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影视剧。”

朗文星插话道:“也就是说,你想要个写特殊军种的影视剧呗?”

“对,就是要特殊军种的!”贺伟很肯定地说道。

“要我说啊,你小子就是矫情!”

听到贺伟的话,郎文星翻了个白眼,说道:

“咱们华夏当代军队有多少个兵种?总结起来无非海、陆、空军而已,咋地?你还想整个太空军种出来啊?那还不闹了大笑话!”

“哎,星叔,你也别误解我的意思啊!”

贺伟连忙哭笑不得地解释起来,他继续说道:

“我说的兵种并不是说的海、陆、空均,而是具体的一个单一类别,比方说战斗兵种里面的工程兵、防化兵、特种兵……”

贺伟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通,为郎文星做起了科普工作,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多少兵种。

“得得得,我可没心思了解有多少个兵种。”

郎文星打断了贺伟,说道:“你就说仔细、具体点,想要个什么样的剧本吧!”

“刚刚不是说过了吗,一个有关特殊兵种的剧本!”

贺伟挠了挠头,看起来也挺烦躁的样子,他继续说道:

“还要足够热血,能够激起年轻人当兵的强烈欲.望,如果可能的话,有关军队里的那些猫腻,不要在影视剧里表现出来!”

一边这样说着,贺伟还扭头看了刘子夏一眼。

他想要观察一下刘子夏的表情,看看他究竟是不是在思考这件事。

事实上,贺伟还真的猜对了,刘子夏这会儿可没心思搭理他们俩人,而是在脑海中仔细地思索了起来,要不要帮贺伟这个忙。

确实,在刘子夏的脑海中有很多关于军人的影视剧,比如说:

《士兵突击》、《战狼》、《火蓝刀锋》、《战雷》、《神犬奇兵》、《我是特种兵》系列……

这里的每一部影视剧里面的主角,都不是普通的兵,每一个挑出来那可都是兵王级别的。

不对,有两个不是兵王级别的,那就是《士兵突击》和《火蓝刀锋》。

《士兵突击》,讲述了一个农村出身的普通士兵许三多的成长历程,不抛弃、不放弃,最终成为一名出色的侦察兵的故事。

这是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史,相比起那些兵王系列,刘子夏更加倾向这种有血有泪、意气飞扬、生死与共的军旅生涯!

《火蓝刀锋》,讲述了一名小痞子蒋小鱼参加了海军某侦查大队,训练、侦察以及与国际海盗进行殊死搏斗的故事。

这一部影视剧,同样是讲小人物的奋斗史,一个只有些小聪明的小痞子,生生当上了海军的一个中尉。

这种励志剧,更加吸引人眼球。

但是这部电视剧是讲海军的,京华军区位于内陆,哪有什么海军建制?这部电视剧果断放弃!

所以,相比起《火蓝刀锋》,刘子夏还是比较倾向《士兵突击》。

如果非要拍的话,刘子夏一定会选择拍摄这一部。

但是这不对他来说特别喜欢的电视剧,却并不是贺伟想要的,所以刘子夏在纠结,要不要帮贺伟这个忙。

当然,实在不行的话,就直接把另外几部电视剧的剧本写出来,随便挑一不出来,丢给贺伟算了。

他不参与拍摄,也不参与执导,其余一切都由影视公司制作。

“先生,晚饭准备好了,可以用餐了!”

就在这时候,一道声音打断了刘子夏的思路。

抬头看了一眼,是保姆红姐。

尽管也只是聊了一会,但是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这就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。

“行了,行了,咱们一边吃一边聊吧!”朗文星站起身来,说道:“反正剧本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写回来的,咱们先吃饭。”

“行吧。”刘子夏点点头,说道:“边吃边聊。”

屋子里的众人都站起身来,朝着餐厅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这个时候,贺伟的妻子,也就是庄敏总算走了过来。

“哦,对了,子夏,这是我妻子庄敏,你们之前还没有见过面吧?”

在餐桌旁里坐了下来,贺伟总算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庄敏。

庄敏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我怕是早就已经被你给忘了吧?”

贺伟语气一窒,刚要说话,这个时候刘子夏说道:“嫂子,你好!咱们见过一面,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?”

“见过一面?”庄敏愣了一下,想了好一会,突然说道:“那一年老爷子过生日的时候,你去了一次,当时我也在场。”

“对!”刘子夏点点头,说道:“当时嫂子和各位婶嫂坐在一桌,我还过去敬酒了呢!”

“呵呵,我都有点忘了。”庄敏呵呵笑了起来。

“先吃饭吧。”刘子夏点点头,桌子和桌子上的菜肴,说道:“伟哥,你是京华人,这些东西应该都认识吧?”

“哎呦喂,你小子可以啊!”

看着满桌老京华小吃,贺伟的眼睛都亮了起来,他可是有些日子没吃过这些东西了。

“不光那个,这还有两瓶茅台陈酿呢!”

刘子夏伸手从桌子底下拽出来一瓶酒,说道:“咱们也好长时间没一起聚聚了,今儿可一定要不醉不归啊!”

“得嘞!”贺伟呵呵笑了起来,“喝多了也好谈事。”

“又不是生意场上的事,咱们有什么好谈的?”

郎文星给他们仨人倒上酒,说道:“来来来,这是咱们爷仨头一次单独喝酒,这一杯酒我敬你们!”

神一样的爷仨儿……

刘子夏一脸幽怨地看着郎文星,觉得自己被这货给坑了。

……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贺伟他们三个人也都吃得差不多了。

两瓶茅台陈酿干掉了一瓶,每个人三两多一点,能喝舒坦了,也不至于多。

餐桌有保姆收拾,三个人重新回到了客厅,继续刚刚的话题。

“怎么样,子夏,有点概念了吗?”贺伟喝了口茶水,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一顿饭的功夫,一个好的编剧如果认证思考的话,大致能够确定一个方向了。

“有一点,不过和你的想法有些出入。”刘子夏点点头,说道。

其实贺伟刚刚也就是那么随口一问,并没有其他的想法。

现在听到刘子夏的话,他立马就来了精神,说道:“真的?快跟我说说,你都是怎么想的?”

“是这样的,按照我的想法,我打算写一个农村出身的普通士兵,最终成为一名出色侦察兵的故事。”

刘子夏简短地介绍了一下,然后说道:

“这个故事暂时还只是一个大概的念头,而且我觉得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史,要远比那些一出生就天赋异禀的人,励志地多,热血地多,有意义地多。”

“哦?”

贺伟愣了一下,他说道:“你是说就写一个普通士兵的成长历程?那有什么好搞的,不写得激情一些,怎么才能激起那些年轻人想去当兵的心理呢?”

“当然有搞头了!”

郎文星眼睛亮了起来,然后猛然一拍手掌,说道:

“里面有一个词,叫做叼丝逆袭,也就是所谓的升职加薪、当上总经理、出任CEO、迎娶白富美、走上人生巅峰,那个过程多励志,多鼓舞人上进啊?”

最近老郎同志迷上了网络,所以很多的网络用语,他是随手拈来。

“小人物逆袭成兵王?”贺伟摸了摸下巴,说道:“听起来似乎有那么点意思啊!不过,真的会有人看吗?”

“当然会有人看了。”

刘子夏点点头,说道:“其实就算给你这个剧本,我也打算先在网上写出一本对应的来,看看效果再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