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宅男必备安卓版

5月 11, 2022 未分类

婚礼的日子很快就定下来了。

在5月1日。

黎家的人上董家提亲的那天,云卿也在。

商量完事情后,黎家的人就走了。

送走黎家的人时,董荃还是懵的,直到叶盼云推了推他的手臂,“刚才,他们好像没提到过礼金的事?”

“对。”

这也是董荃所疑惑的。

黎家是G市第一豪门,给的礼金,少说也有上百万吧?怎么刚才谈了这么多,却没听黎家的人谈起过?

“该不会,是那个前妻私吞了吧?”

“她敢?”

话虽这么说,但看到云卿,董荃整个人还是怂的。

“去问清楚。”

清純唯美秀麗姿誘人

“我——”

“不去我去。”叶盼云可不甘心到手的一大笔钱莫名其妙的就没了。

董荃也不甘心,跟了过去,云卿喝着茶,抬头看了眼他们,“们想问礼金的事?”

董荃大声道:“这么说,礼金真的是私吞了?”

“想太多了,我前两天跟他们聊的时候,就说好了不要礼金了。”

“不要?脑子傻掉了?竟然不要礼金?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,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他们家了?”

“怎么?不要礼金就是送给别人家了?如果要,是不是也可以说卖女儿?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不要礼金怎么也说不过去。”叶盼云也说。

“小眠是我女儿,在这里凑什么热闹?”云卿冷睨了一眼过去,然后又说:“礼金那笔钱,我让他们当礼物送给小眠,以后,就是小眠的了,这么做,也不算白白把女儿送到他们家了吧?”

“可——”

董荃没想到闹了半天,竟然会是这样。

而云卿的话,他也不能反驳。

叶盼云这回总算是明白了,云卿这是早就防着他们了。

云卿视线落在叶盼云身上,“还有,那点小心思,也别摆在脸上了,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。”

“——”

“要怎么计算我不介意,但要计算到我女儿头上来,就得先过我这关了。”

董荃还没说话,云卿又说:“当然了,我我也会另外给一笔钱,算是补偿们,至于其他的,如果们敢乱来,我可就不会客气了。”

说完,云卿也放下了茶杯,离开。

处理好了董眠他们婚事的事,云卿就回去美国了。

而黎越铠和董眠,也在年初五,回去了京城,因为年初六,黎越铠就要回去基地忙碌了。

他们回到了黎越铠常住的,和覃竟叙一个小区的别墅里。

刚回到家,黎越铠就开始忙碌起来。

董眠狐疑的看着他,“在看什么呢?”

“看婚纱啊,还有,我们还没拍婚纱照呢,得挑一个好的地方拍婚纱照。”

“可不是明天就要回去基地了吗?”

“我知道,所以要现在看好,等我下一次从基地回来,就可以直接出发了啊。”

“哦。”

两人正聊着天,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门铃声。

“这么晚了,谁啊?”

董眠还没动,黎越铠就气盛,出去开门了。

然而,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,黎越铠就不高兴了,“来干什么?”

“跑步经过们家,看到亮着灯就过来打个招呼。”覃竟叙说着,看了眼董眠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刚到不久,”董眠笑道:“快进来坐。”

覃竟叙看了眼黎越铠,“可有些人好像不是很欢迎我。”

“找一个我欢迎的理由?”黎越铠也不客气。

他可是十分清楚,覃竟叙是真的喜欢过董眠的。

对于情敌的登堂入室,他能欢迎才有鬼。

“好吧,那我走还不行吗?”覃竟叙无所谓的耸肩。

董眠觉得不是很好意思了,“越铠他是开玩笑的,竟叙——”

“谁说我是开玩笑的?”

黎越铠这次一点都不给董眠面子。

“没事,下次等他不在,我再来看。”

黎越铠眯眸,“说什么?”

他这是想挖他墙角?

“认为是什么,就是什么。”覃竟叙一点都不想解释。

覃竟叙走了,黎越铠还在生气,董眠却一点都不懂他到底在生气什么。

黎越铠却似乎认真上了,煞有其事的说:“不行,我们以后不能住这里了,我们搬到另一个地方住吧。”

“他是开玩笑的。”董眠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。

“如果我平常不在家,他又经常到家里串门,陪,万一哪一天们慢慢的趁着我不在的时候,培养出了感情来,我又该怎么办?”

“胡说什么啊?我……我才不会——”

“以后的事,谁说得准?”

黎越铠其实一开始也没有多认真,但越说,越觉得就该是这么一回事。

这样的事,在他们的军队里,没少出现。

多少队友,也是因为平常少回家,家里妻子扛不住寂寞,婚内出轨自己好友的?

董眠皱眉的看着他,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。

黎越铠拦腰将她压制在了自己的怀里,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军嫂的生活,确实太寂寞,太没有安感了,就算他知道她也是爱他的,他还是怕。

“……我又不是那种人。更何况,我都不会往那边去想的人。”

“不想,总有人让想的。”

如果别人看上了她,诱惑她呢?

董眠挣开他的怀抱,“越铠,冷静一下。”

他这样胡思乱想,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了。

“生气了?”

黎越铠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,从背后凑过去,亲她的小嘴。

“没有。”

她只是不知怎么说服他。

黎越铠拥紧了她,“要不,我还是不要回去基地了?”

董眠皱了眉头,没说话。

黎越铠知道她这才是生气了,叹气,“我开玩笑的啦。”

“我不会的,真的。”董眠不知怎么说,他才会安心,只好重申。

黎越铠不知想到了什么,笑了下,“嗯,我相信,我也不会让这个可能发生的。”

以后,他会加倍的对她好,疼爱她,宠坏她,让她离不开他,也让她知道,这这辈子,对她最好的人,最爱她的人,一直都是他黎越铠。